-何洁思念儿子泪奔 “皇阿玛”张铁林大秀舞技

2019-02-05 08:28:57 围观 : 179

  从节目首播开始,高峰“段子手”的潜质就展露无遗,说的比跳的好,和方俊也是一路斗嘴斗的不亦乐乎。上周日晚,这对“冤家”又开战了。看完高峰的舞蹈,方俊直接撂狠话:“到目前为止你还活着,是一个奇迹,我天天做这个评委也是煎熬,真是对我们的节目也是一种考验,因为你再活下去,我们就没法再进行下去。”高峰不甘示弱地呛道:“方俊老师,你知道我为什么今天还活着吗?因为你还在,我怎么也得把你给送走了。”一席话把全场观众都逗笑了。高峰还不解气,开始拿方俊的“埃及法老”造型开涮:“从你这个打扮我也看出来了,真的,你确实也比较困惑。”方俊回嘴:“什么样的选手,点评什么样的评委,谢谢!”高峰继续进攻:“说句实话,我真的挺看不惯你的造型。”方俊步步紧逼:“我也要点评你,我也特看不惯你的舞蹈。”看着两个“小朋友”斗嘴,张铁林忙出来打圆场:“我已经看不懂你们俩什么路子了,我终于知道为什么我的位置老要换人,不好坐。”但是私底下,张铁林却对两人的娱乐精神敬佩不已,“高指导和方俊两个人用脑子在那斗梗让观众笑,我们都看得到他们是付出了娱乐精神,我觉得高峰走挺可惜的。”何洁也显得非常失落:“我说从此以后我们《与星共舞》没笑料了,不开心了。”但是高峰却乐呵呵的,当记者调侃他口才这么好应该去春晚演小品,高峰幽默地说:“哈文喊我去,我没给他这个面子。”其实他早就把自己的后路想好了,“我准备自个儿弄个脱口秀,金星老师那个是录播,一般我都整直播的。”

  除了范冰冰和李晨的绯闻,最近还有一位艺人好事将近,正是昨日在章子怡36岁生日派对上,向章子怡求婚,成功抢到头条的“好声音”导师汪峰。作为“好声音”的学员,陈冰和刘明湘献上了最真诚的祝福:“我们也是昨天刚知道的,那个9.15克拉的钻戒,我们还蛮羡慕的。祝汪峰老师幸福吧,终于找到了自己的幸福。”好事成双,上周六,第一季“好声音”人气学员关喆为儿子举办百日宴,同时也为自己补办婚宴。而丁丁却因为忙于舞蹈排练,缺席了好朋友的婚礼:“前天晚上给我打电话,怪我没有来。我就觉得挺遗憾,所以在这里我也祝他新婚快乐,祝他幸福。”

  连续八周的直播,不仅聂远“不在状态”,“小鲜肉”姜潮也越发力不从心,一舞跳罢,评委刘真直言:“这是我看过最愤怒的桑巴,从头到尾都没有笑容,看得出来你压力很大。”舞伴梁岱青抢过话筒,哽咽着透露:“这周姜潮每天睡眠不超过三小时,拍戏中途休息几分钟,他还要拉着我记动作。”而昨晚姜潮39度高烧,被强制送到医院,他仍坚持练舞,“我们甚至被医院投诉太吵了,只好又回到酒店大堂继续练习,可以说这个舞蹈是在片场、楼梯口和大堂完成的。这么拼命的选手,我想请问《与星共舞》的意义在哪里?正能量在哪里?”听着梁岱青的”哭诉“,方俊直言:“评委是冷静的,《与星共舞》的舞台,你一定是正能量的。”三位评委一致给了高分,姜潮获得了全场第二的好成绩。对此,姜潮透露自己其实曾萌生退赛之意,“不是说为自己诉苦,我每天睡不到三小时,拍戏时间很紧,还要跟剧组请假练舞。最近身体也不好,家人也想让我退出。但有一天梁岱青对我说,姜潮你不跳舞可以演戏唱歌,但如果我不跳舞了,就没饭吃了。”一席话让发着高烧的姜潮从前一天晚上12点练到早上5点,坚持上台完成了精彩桑巴。

  本周《与星共舞》,有感人的亲情,还有充满义气的热血友情。上周踢馆成功的敖犬本周再度收获28的高分斩获第一,而他却迎来了一位特殊的踢馆嘉宾,“Lollipop F”组合的阿纬指名单挑敖犬,“敖犬身为团长却一直不在,我们很生气,也很难过。如果今天我赢了,你马上跟我回兄弟身边。”听闻一席话,敖犬给了阿纬一个深情的拥抱,一句“好久不见“让特意从全国各地赶来的粉丝落泪,“我不希望我们只是原地踏步,而是进步、突破。今天来《与星共舞》,我开头先做这个挑战,但不接受你的PK,因为我觉得我们要PK的是这个世界,而不是彼此,我们棒棒堂要一起去面对。”在《舞林大会》见证过四人共同比赛的评委刘真呼吁:”应该把你们四个人聚在这里,不要有仇恨,不要忘记了,舞蹈是带来爱和友情的。”深受感动的阿纬更是希望重现三年前的画面:“尽管现在时间真的很忙,还是希望小煜和威廉可以排除万难,把时间拨开,在《与星共舞》让我们四个合体,再跳一次。”

  早在直播前,张铁林就自诩是“温和加毒舌的评委”。而在后台采访时,张铁林依然将犀利毒舌进行到底。聊起昔日的《还珠》回忆,“金锁”范冰冰的婚事自然成了媒体最关心的问题。盛传范冰冰和李晨微博隔空示爱,疑似恋情坐实。尽管范冰冰方面已出面辟谣,但两人的暧昧实在让人雾里看花,摸不清头脑。对此,“皇阿玛”却表示一无所知:“李晨是谁啊?不认识。我应该认识吗?他在《还珠格格》里边演什么吗?”而对于范冰冰在新戏《武媚娘传奇》中的演技,“皇阿玛”还是给予了高度的肯定:“冰冰今非昔比,不是当年的金锁了。冰冰这些年演剧的数量是非常大的。一个好的演员,很大程度上靠的是实践的量和积累,熟能生巧。”

  除了高峰、方俊互呛,引得观众欢笑声连连, 直播现场还几度上演催泪场景。比赛步入第八期,“舞王”的有力争夺者聂远却显得不在状态,遭到了评委的一致质疑,刘真指出:“我对你的要求,希望你每个动作都能震撼人心,不可以草草结束。”方俊则直言:“从第一场到现在,我认为你还是影视剧里的你,你完全可以更好,但今天的舞蹈不痛不痒。”其实对聂远的表现赶到不满意的,除了评委,还有他自己:“我确实没有质的飞跃”,天天练舞、拍戏、录节目,却都没大进步,”我太太还对我说与其一件事都做不好,不如不做,回家得了。”聂远还透露自己想邀请太太来现场,但她不愿意。而正在他沮丧之时,导演组在现场给了聂远一个惊喜,聂远的太太秦子越带着女儿录制了一段VCR,画面中可爱乖巧的女儿第一次叫了“爸爸”,台上的聂远百感交集,几近哽咽,“我觉得挺复杂的,但凡第一次听见叫爸爸妈妈的,都很特别,不是流眼泪就能表达清楚的。”而有了“小天使”的加油,聂远终于重拾信心:“我觉得刚才说的这些有点埋怨自己,我要带给大家正能量。给我时间,还有四期,我一定给你们不同的舞蹈,一个全新的我。”

  同为人父人母,聂远可爱的女儿让何洁也不禁想到了自己七个月大的儿子,忙着练舞、出国录制节目,何洁九天没见到孩子了。短短的九天,对初为人母的何洁却相当漫长,对“七宝儿”的思念之情让她泪洒现场:“其实我特别怕,我们的工作这么忙,会不会错过孩子的成长。”聂远女儿的第一声“爸爸”让何洁也感慨万千,完全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,哭到奔溃:“有一天阿姨给我发来视频,七宝会爬了,而我却不在,我特别特别害怕有一天错过了他第一次叫我妈妈。”

  评委席上的方俊上周可谓是“用生命在抢戏”,从《爱丽丝梦游仙境》中的疯帽子,到满身涂着黑粉的美国说唱教父MC Hammer,再到这次画着眼线、戴着蓝色美瞳的埃及法老,方俊总能成功变身全场焦点,其实他此举是在有意“叫板”马云,“现在是大家过年会的时候,你们不知道,年会比我过分,马云比我过分,我准备把马云这几年所有的造型都做了,一定要超过他!”

  上周日晚播出的《与星共舞》充满欢笑与泪水,堪称最精彩的一期。“皇阿玛”张铁林驾到,直播大秀舞技;高峰再显“段子手”功力,和方俊全程斗嘴,却遗憾惜别舞台;“好声音”再聚首,齐祝汪峰求婚成功;另一边,聂远女儿首度开口叫“爸爸”令其哽咽,何洁思念儿子当场飙泪,梁岱青更是深情“哭诉”为姜潮拉票。在《与星共舞》这个舞台,明星们在用实际行动证明自己的成长和蜕变,为观众呈现更精彩的舞蹈。

  “人气王”高峰闯荡《与星共舞》八期,上周日晚终于惨遭淘汰。高峰“蹩脚”的舞姿一直被网友调侃为“老年广播体操”,本周他穿着黄色连体衣化身“李小龙”求“逆袭”,一支欢快的快步舞进步神速,却依旧难逃被淘汰的命运,对此方俊直言:“从这场开始,必须进入比赛环节了,我们要再严肃一点。”

  上周的节目中,“皇阿玛”张铁林空降直播现场,加盟评委席,一脸慈祥的笑容,让人瞬间穿越到了《还珠格格》剧中的情景。难怪何洁一上场,就被“小燕子”附体,欢快地呼喊着:“皇阿玛,皇阿玛我来了!”而在她秀完一段动感十足的街舞后,张铁林激动地拍着评审台,要认下这个“女儿”:“皇阿玛喜欢你!要是早点看到你,我就把你带回漱芳斋去了。”让“皇阿玛”夸得兴起,何洁彻底打开了话匣,自爆年幼时曾有过芭蕾梦:“我小时候报过芭蕾班,但是老师说我身材比例不好,学不了芭蕾。”巧合的是,张铁林中学时曾出演过芭蕾舞剧《白毛女》。为圆“女儿”的芭蕾梦,张铁林自告奋勇上台做“把杆”,让何洁现场演绎了一段《四小天鹅》。而在敖犬的桑巴表演之后,“皇阿玛”更应邀上台与舞伴高雪完成了一段即兴桑巴互动,其精湛的舞技让向来严苛的方俊都赞不绝口:“张老师的律动比他们都好,其实我原来想给敖犬10分,但是张老师跳完之后,我只能给他9分,1分被张老师分走了。”